新闻资讯
当前位置 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新闻资讯 > 时事聚焦

【奋斗者正青春·一线故事】滕超:七年磨一剑 突破“卡脖子”

所属分类:时事聚焦    发布时间: 2022-08-12    作者:admin
  分享到:   
二维码分享
来源:光明网 | 2022年08月12日 10:08:09
原标题:【奋斗者正青春·一线故事】滕超:七年磨一剑 突破“卡脖子”

【奋斗者正青春·一线故事】

光明日报记者 党文婷 严圣禾

“把光刻胶的样品从色谱柱中洗脱出来,用来测定交联度和分子量,利用的是体积排阻的分离机理。”在广东省深圳市职业技术学院应用技术研发院的实验室里,年轻的特聘教授滕超正在给学生解释实验原理。

别小看他身后那间光线昏黄的实验室,虽然面积不大,里面的每台设备都是滕超眼中倍加珍惜的“宝贝”。今年6月,正是在这间几十平方米的实验室中研制出的光敏聚酰亚胺光刻胶,通过测试验证,性能可以满足进口替代要求。

滕超在实验室。光明图片

从研发到成功,滕超和团队在这个项目上钻研了七年之久。相比传统光刻胶,这种新型光刻胶既起光刻作用又是介电材料,可以大大缩短工序,提高生产效率,使我国芯片制造供应链上重要的原料实现了自主可控。

眼前这位科研工作者虽然年轻,但面对团队时表述准确、利落,举手投足间透露着沉着、稳重。这位高分子物理专业博士是“转行”从事新材料研究的,在这个追求速度的领域,他靠什么取得了成功?

故事始于10年前南京大学博士毕业前夕,一家企业找上门来想要联合研发,才让滕超真正了解当时我国光电显示和半导体产业所面临的现状。“屏幕背后有着一堆源头技术仍然被‘卡脖子’,例如..控制液晶层厚度的LCD间隔物微球材料,问世近40年了,但技术和供应却仍然被日本企业攥在手里。”

这让滕超作出一个大胆的决定——到离产业.近的深圳去从事应用技术研究!滕超将这个想法告诉了.敬重的薛老师,得到了老师的支持和鼓励。

滕超口中的薛老师,是对他科研路上影响.深的榜样,这位新中国高分子领域的首批博士之一,经常告诫滕超,“做研究不要死盯着数据上的东西,不要只想着发论文,而是要多出对产业有用的成果”。

隔行如隔山,滕超首先挑战LCD间隔物微球项目时,就遇到前所未有的困难。

“技术层面的问题我还可以通过大量阅读和实验来补充提升,.难的是组建团队。”原来,这个项目是研发替代材料而非突破性产品,难以发表论文,因此课题组很难招到人。从做实验、采集数据到分析、测试每个环节,滕超和搭档亲自上手,“几乎在办公室住了一年多”。

功夫不负有心人。在狂补功课和汗水灌注中,交叉学科的知识网络给了滕超“灵光一击”。他设计了一套算法,去..控制实验当中的变量,终于取得成功:数个工厂同时进行测试,竟破天荒地全部一次性通过。

这也是中国..能够全面通过平板显示行业测试并具备量产能力的相关产品,打破了日本在此领域几十年来的长期垄断,如今国内的主要平板显示制造企业,全都用上这款高性价比的高精度微球材料。

微球研发的成功给了滕超和团队莫大的鼓舞和信心。2015年,滕超将目光投向困扰芯片研发的关键材料光刻胶。这种材料用于芯片核心部分的电路封装和光刻开口,被日本和美国垄断,并对国内许多领域的企业禁售。

不少企业有苦难言——光刻胶的保质期只有6个月,不能大量存储,长期的技术垄断造成“卖方市场”。这样的垄断不仅体现在.终产品上,还表现在产品的原物料。

“以光刻胶核心的光敏剂为例,我们需要高纯度的光敏剂,国内没有货源,而日本企业在了解到采购意图后都拒绝供应。”回忆起开发过程,滕超的脸上现出苦笑,“我们发现原料这道坎没有捷径,只能新设一个研发小组,硬着头皮从光刻胶的各个组分开始攻关合成方法和提纯工艺。”

项目组从国内能大宗供应的原料化学品入手,.终一步步得到满足项目需求的高纯度光敏剂成品和其他原料。“尽管这拉长了光刻胶的研发周期,但国内产业原料供应链的建立让我们彻底摆脱了再一次被‘卡脖子’的可能。”

“学以致用,产业报国。”如今的滕超像他的导师那样,常常叮嘱团队中的数十名博士、硕士生。在这样的氛围中,团队攻下一个又一个“卡脖子”的产业痛点:液晶取向剂、硬化绝缘层材料、电声音质增强材料。

“科研攻关时,要考虑的不能只是商业价值,更多要考虑的是它对国家和社会以及产业有没有贡献。”滕超坚定地说,“必须要把关键核心技术掌握在自己手中!”